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正文

你若安好我便天涯小说(全章节)

来源:网络 作者: 时间:2020-10-15

这里为网友提供《》小说全章节,以及田星穆邹浩宇《你若安好我便天涯》结局,文笔非凡,不容错过。航班上的播音开始了,田星穆被刚才播报中的一个地名镇住了。

《你若安好我便天涯》精选:

“媚笑男”很快就把车子开到了机场,田星穆还在想着这个“媚笑男”到底脑瓜有多么的白痴?不是每天都有飞往卡鲁特的航班;如果田星穆大脑没有短路的话,只有双号的日子才有飞往卡鲁特的航班,并且现在还有半个小时就是检票登机的时间了。这么个“媚笑男”一定会闹出今天最大的笑话,田星穆等着看笑话的节奏了。

“还不快下车,你要等空姐来这里抱你上机?目前还没有哪家航空公司能提供这样的服务。”“媚笑男”毒舌的本性一览无余,田星穆后悔是不是刚才自己的笑让他生气了。不过,这么快就露出本性的男人,也不是一个坏男人吧,总比那些深藏不露的人好对付一些。

田星穆本想着提醒他今天没有航班去卡鲁特,但是,听了“媚笑男”的话,田星穆话到嘴边又生生地吞回去了。就这样,田星穆一言不发地跟着“媚笑男”上了航班。

“没有我的身份证,你怎么买的票?你不会是小,”田星穆安全地坐上了飞往卡鲁特的航班,现在两人的身上所有的电子产品都关闭了,无法避免地要开始两个人的对话,田星穆决定先发制人,自己真不明白眼前的这个“媚笑男”是何方神圣,居然做事这么的不着调调。

“你以为我是小偷,偷了你的身份证?愚蠢的小偷才会偷人身上的财物,像我这样高明的小偷呢?会偷的是人心,看在你还不讨人厌的份上,我友情提示一下,看守住你的心。”“媚笑男”闭着眼睛和田星穆聊天,没有了“媚笑”,田星穆才发现眼前的这张脸其实挺可爱的:冷酷的嘴唇却掩饰不住眼角透露出的孩子气的温情。

“谢谢林先生提醒,本人也郑重宣告,我的心被铜墙铁壁包裹着,任何高明的小偷,任何锋利的武器都打不开。我奉劝林先生尽早打消了你邪恶的念头。”田星穆面对这么一个毒舌,自己也懒得对他温柔以待。

“以牙还牙,以眼对眼。”这才是和“媚笑男”相处的正道。田星穆可以遇见未来的日子将是充满了硝烟的战场。

“请各位乘客……”航班上的播音开始了,田星穆被刚才播报中的一个地名镇住了。

“什么?这个航班不是去卡鲁特的机场,而是去牧之场的机场?”田星穆几乎是从座位上蹦起来了。

“是,难道田经理是一个路盲,不知道牧之场也新开了一个机场?今天刚好有去牧之场的航班。”“媚笑男”漫步经心地回答,还是没有睁开他的眼睛。

“好吧,算我遇到灾星了”。田星穆对眼前这个“媚笑男”又多加了一条标签“丧门星”,从早上到现在,跟着他就没有遇到一件好事情:卡鲁特,田星穆的禁区;牧之场,田星穆的半个禁区,那是邹浩宇呆过的地方。今天,自己居然要去把心灵中的一个半禁区都游览一遍,体验一种多年的休眠火山即将喷发的壮观场面。

“牧之场的秋天很美,你一定会有意外的收获。”“媚笑男”终于睁开了眼睛,递给田星穆一包纸巾。

“不要太感动,我只是不想听到女人吸鼻子的声音。”“媚笑男”说完又继续闭上眼睛了。

田星穆没有精力理会“媚笑男”的毒舌,她现在确实需要纸巾来亲吻一下自己的眼睛和鼻子,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有种想哭的感觉,很委屈的感觉。

在陌生的“媚笑男”面前流泪将是一件多么丢脸的事情,他一定会用他的毒舌把这番情景加工得栩栩如生。

田星穆试图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自己也闭上眼睛,享受一下为时5个小时的空中时光。

六个小时之后,卡鲁特地区的牧之场机场。田星穆和“媚笑男”缓缓地走出了机场的出口,现在已经是夜里10点的时间,空气中传来的阵阵寒意让田星穆彻底清醒了。

“田经理,你现在准备下榻哪家宾馆酒店?”“媚笑男”又开始媚笑着问,睡了几个小时的他,显得更有战斗力了。

“随便,你看着办吧。”田星穆不想跟“媚笑男”再发生什么口舌之争,不如一切听凭他的指挥,做大事者不拘小节,关于宾馆还是随他去吧。

“田经理,你应该感谢你刚刚做了一个明智的决定。今夜这个点,已经没有宾馆的门向你敞开了。”“媚笑男”让田星穆呆在原地,看守着两个行李箱,自己朝着不远处的的士走去。

然后,一辆破旧的的士开到了田星穆的面前,两人上了车。田星穆没有说话,只有“媚笑男”在和的士司机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整个话题就是围绕着牧之场展开。田星穆的心情在他们的话语中起起落落。

“谢谢司机。”“媚笑男”假装很客气的样子,让田星穆觉得他就是一个披着羊皮的狼,不过,当司机要找给“媚笑男”零钱的时候,“媚笑男”说不用找了,那是给司机的小费。司机坚持着不收的时候,“媚笑男”已经拉着田星穆跑远了。

“看不出来,林先生的手比嘴巴大方多了。”田星穆指的是刚才不用找回的50元的小费。

“谢谢田经理夸奖,小的很开心。如果田经理眼睛好的话,一定会发现有时候,我的嘴巴比手还要更大方。”“媚笑男”把手中的田星穆的行李箱交还给了她,然后走向眼前不远处的一家宾馆。

刚刚才对“媚笑男”产生的一点好感,突然又被他的交还行李箱的行为取消了。这么一个小气的人,还有什么绅士风度?难得老天爷还给他一副风度翩翩的皮囊。

进了宾馆才发现这是一家家庭庭院式的宾馆,与其说是宾馆,不如说是一个家。一个看似很温暖,布局很得体和独到的家庭旅馆。田星穆对这里的第一印象很满意,刚才的不满情绪都消除了,现在美好的心情又回来了。

“两位的房间都已经安排好了,跟我上去看看,一路上累了吧,相信在这里住上一晚,所有的疲劳都会消除的。”领路的中年大妈仿佛对“媚笑男”很熟悉一样,一切都已经提前安排好了。

进了房间,领路的大妈就离开了,让他们早点休息,有什么需要可以下楼咨询。

“哇,好舒服的床,好喜欢的墙纸。”田星穆一个人倒在了床上,躺着看四周色调搭配非常适合自己审美观的墙纸。

“你确定,你要睡床上?”“媚笑男”一脸的媚笑中有点阴谋在心的感觉。

“不睡床上,睡哪里?”田星穆一脸的不解,看着这个“媚笑男”还有什么阴招没有使出来。

“田女士,我忘记了告诉你,这是一家情侣旅馆,今夜你就委屈一下,只能睡地板了;如果,你要坚持着睡床上的话,我也不介意多一个人陪我睡。”“媚笑男”的媚笑从嘴角开始向着整个面部四溢开来。

“林先生,我睡地板也没有问题;如果你不怕半夜被偷袭的话,你可以安心地睡你的床。”田星穆才不怕这样的小伎俩,除非这个人是邹浩宇,否则,任何的男人都不会让自己动心。

“田大美女,我好怕。你要把我生吞活剥还是五马分尸,麻烦提前告诉一声,我要做好记录,记录自己怎样失去自己的处男之身。”“媚笑男”故意把“处男”两个字拉得很长,田星穆听到都快要呕吐了,看他那个随时准备着“媚笑”的脸,谁看了都不相信他说的是真话。

田星穆和“媚笑男”各自洗漱完毕,准备睡觉了。按照约定,田星穆睡到了地板上,“媚笑男”心安理得地睡在了床上。不一会儿,田星穆就进入了梦乡。

“媚笑男”一直都没有睡着,他假装自己睡熟了,然后,等到田星穆熟睡的时候,自己轻轻地把她抱到了床上,自己去睡了地板。

清早田星穆醒来的时候,“媚笑男”已经不在房间里,他已经留言说自己到外面散步去了。田星穆洗漱完毕可以到楼下的花园里找他,他在那里等她一起吃早餐。

看在她昨晚睡了他的床,并且没有对她怎么样的情况下,田星穆决定好好地和他说几句话,其实,“媚笑男”并不是一个坏男人,除了他那张毒舌的嘴巴以外。

田星穆梳洗完毕,就顺着楼梯的扶手往下走,在到了三楼的时候,田星穆意外发现这里有一条空中走廊,好像通往一个不知名的地方。田星穆心血来潮地朝着那条绿色走廊走过去,她想去看看远方的风景。

“爸爸,你看,那里好美啊。有好多好多的会爬墙的花。”一声稚嫩的童音吸引了田星穆的眼神。

在走廊的下方,有一个男人正抱着自己的女儿在欣赏着远处的一堵开满了鲜花的五彩墙壁。

“邹浩宇”田星穆的心都停止了跳动,那个背影,那个熟悉的背影,虽然多了一些沧桑,但却是抹不去的记忆。田星穆想大声地喊出他的名字,但是自己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个背影抱着那个小女孩渐渐地走向了那堵绿色的墙壁,自己在一点一点地再次重温那个背影,那个走路的姿势。


水性环氧漆 http://www.chenyang.com/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