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正文

陆楚辞陆邺七小说

来源:网络 作者: 时间:2020-10-15

陆楚辞陆邺七小说书名是《》,小说讲述陆楚辞陆邺七之间的故事。为你提供陆楚辞陆邺七小说阅读,风起的时候再说爱你小说剧情扣人心弦,引人入胜。你若是问心无愧,又何必乞求我的原谅,若是问心有愧,那你应该知道,你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远离我,远离我的孩子。

精选内容:

一想到这个罪名,我有些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

“你若是问心无愧,又何必乞求我的原谅,若是问心有愧,那你应该知道,你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远离我,远离我的孩子。”

黑暗中,除了我们的呼吸,再没别的声响。

短暂的沉默过后,我摸黑往门口走去,陆邺七在我身后丢下一句:

“唐幸带着思琪去重新做亲子鉴定了,结果很快就能出来。”

屋里的灯突然就亮了,我和陆邺七隔着几步远,他才从牢里出来,留着寸头,脸上多了一道伤疤,我毫不犹豫的上前,底气十足的抬手扇了他一耳光:

“陆邺七,你凭什么这么做?”

陆邺七温柔的抓住我的手,缓缓揉了揉:

“凭直觉,思琪是我的孩子。”

我几乎发了狂,朝他歇斯底里的喊:“梁思琪不是你的儿子,他是我的,我和梁沐生的孩子,当初你猜的对,我就是跟梁沐生上过床了,即使你害死了他,我也不可能跟你在一起,梁思琪永远不可能是你的儿子。”

陆邺七再次上前抱住我:

“小辞,相信七哥,梁沐生的死,跟七哥没关系,你比谁都清楚,那天晚上,七哥跟你在一起。”

那天晚上,我爱了十七年的哥哥,变成了一个禽shòu,将我毕生的亲情都凌辱殆尽,也就在那天晚上,梁沐生死了,法医鉴定是自杀身亡,但梁沐生在日记里写着,那一束突然照进他世界里的光,被另一个突然闯入的人给抢走了,于是他的灯塔已灭,活着了无生趣。

在梁沐生自杀之前,陆邺七去找过他。

而梁沐生曾经说过,我是他黑暗世界里唯一的一抹亮光。

事到如今,我只能示弱,我瘫软在陆邺七的怀里,顺势跪在地上求他:

“七哥,把思琪还给我吧,我带他走,离开你的世界,离的远远的还不行吗?”

七哥蹲下身,红了眼眶:

“小辞,我等这一声七哥,等的好苦。”

他不是喜欢听吗?那我就多叫几声,我甚至不惜跪在他面前,一遍一遍的喊着,七哥,求求你,把思琪还给我。

陆邺七紧抓住我粗糙了许多的手:

“这几年你受苦了,小辞,七哥也想给你自由,七哥甚至都没有阻止你接受新的恋情,可你做不到,思琪快五岁了,你忍心看他跟着你颠沛流离居无定所?”

这五年来也不是没有追求者出现,可我早已失去了爱一个人的能力,我的余生只想带着思琪安安静静的活着。

我再次失控大叫:

“陆邺七,你听好了,梁思琪不是你的儿子,如果你执意要看那一纸鉴定的话,你会后悔的。”

我从地上爬起,不顾陆邺七的阻拦,倔强的朝他笑了笑:

“陆邺七,失去挚爱的痛苦,你品尝过吗?”

陆邺七紧握着拳头,站起身来厉声质问我:

“你想做什么?”

我苦笑一声,从包里拿出这几年随身携带的水果刀来对准自己的喉咙:

“如果你铁了心要从我身边抢走思琪的话,我成全你,孩子给你,我下去陪沐生。”

陆邺七恼了,呵斥一声:

“陆楚辞,你敢!”

锋利的水果刀划破了我的皮肤,相比起生思琪的那晚剖腹产麻醉药失效的疼痛,这点小伤根本不算什么,以前我的双手是用来弹钢琴的,这几年都用来干苦力讨生活,而今天,我只想用这双手的力气,换回我的儿子。

陆邺七到底是妥协了,他颓丧的低下头给唐幸打电话。

在唐幸带着孩子到门口时,我的手臂已经发麻了,陆邺七柔声哄着我:

“乖,放下刀,别让孩子看到这一幕。”

为了孩子,我放下了手中的水果刀,陆邺七上前来夺了我手里的刀想要触碰我的伤口,我轻轻躲开了。

就在孩子要踏进来的那一刻,唐幸在门口喊:

“老大,医生刚发来鉴定报告,我发你手机上了。”


孝感二手房 https://xg.c21.com.cn/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