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正文

狼兵狂卫善恶图最新章节阅读-狼兵狂卫林诗曼陈东阳小说目录

来源:网络 作者: 时间:2020-11-19

狼兵狂卫第8章

哪怕面前的让人看起来那么普通,坐立行走都带着军人那种深入骨髓的端正。

赵辰不知道为什么他会来这里,这一刻就感觉自己的魂儿被扯上天空,又狠狠被砸落。

一种说不出来的畏惧,难以承受的惊恐和慌乱,身体控制不住的颤抖同时,赵辰把惊骇的目光放在了陈东阳的身上。

老虎走进来,越过几个气势狠辣的保安来到陈东阳的面前,眼前情况老虎心里已经猜的八九不离十。

“我来接您了。这些人,要不要清理掉?”老虎向端坐太师椅上的陈东阳随口问了一句。

平定北疆,血战无数,老虎也是尸山血海爬出来的人。

更何况陈东阳手底下一直追随他纵横北疆的百万军。

老虎看到还有不知死活的东西敢招惹陈东阳,要是他自己决定,这些保镖和赵辰,早就变成一堆死人了。

老虎的话说完,没等陈东阳开口,几个保镖对视一眼,握紧了拳头。

见过找死的,没见过这么大胆的,对他们来说杀几个人,赵家完全可以摆平。

愤怒中准备出手的保镖蓄势待发,就在这时候突然听到桌子发出混乱声响,下一刻他们看到了目瞪口呆的一幕情形。

在所有人的震惊眼神中,赵辰从太师椅无力的滑落在地,双膝跪在地上发出砰的闷响。

眼前突然状况让这些保镖都看不懂了。

豪门赵家的少爷,明华市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人物,怎么突然跪在地上,浑身颤抖看着那么古怪。

接下来的一幕,更是让保镖惊掉了下巴。

砰砰砰!

赵辰开始对着对面坐着的陈东阳拼命磕头,瓷砖地面被他额头砸的响亮。

赵辰贴身保镖脸上带着惊恐,联想最初赵辰说的那辆车,隐约间好像明白了什么。

这个保镖一下子跪在了地上,用恐慌畏惧的眼神看着其他几个保镖。

虽然这几个人都不知道情况,但是豪门赵家大少爷,平常这么心高气傲的人,什么时候摆出这样的低贱姿态。

心狠手辣的保镖并不是傻子,相反没有脑子不可能在赵家做下去。

头脑灵活的保镖们都跟着跪了下来。

“是我错了,都是我的错,您大人有大量,就饶了我吧。

像我这样的废物在您面前连蚂蚁都不如,别因为我脏了您的手。

以后看到林诗曼我肯定躲得远远的,您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我这条贱命吧。”赵辰跪在地上不断的磕头,声音颤抖几乎带上了哭腔。

在这样恐惧的压力下,赵辰整个身体都在止不住的颤栗,说出的话都那么的卑微渺小。

额头砰砰的继续砸在地面上,已经带上了血迹,这时候的赵辰真的快要哭出来,那种强烈的后悔和惧怕,几乎让赵辰快要吓疯了。

眼前的人不但能轻易杀了他,更能一言决定整个赵家的生死,赵辰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恐怖。

现在的他总算明白为什么从陈东阳进来开始,就一直不正眼瞧他,更不理他的话语。

这样的人物,能过来跟自己见一面已经是天大的面子了。

赵辰带着颤抖的哭腔求饶,陈东阳没有表态他不敢停,强烈的紧张恐惧中,哪怕头破血流这一刻赵辰也毫无感觉。

整个雅间变得无比压抑,这让赵辰几乎快要崩溃。

“喝了你一壶茶,让我想到了以前很多事。要不是这样,你们几个早就死透了,哪还有机会在这里跟我说话。

罢了,没工夫陪你们玩了。”陈东阳说话,把茶杯放在茶盘上站起身。

听到这句话,赵辰才算有了魂儿,整个人无力的跪在地上撑着地面,狼狈的呼吸任由额头血水滴落在光洁地面上。

“走吧。”陈东阳转身,跟老虎说了一句,始终没有去正看这些人一眼。

陈东带着老虎离开雅间,赵辰像是失去了所有力气,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一直趴在窗边看着那辆黑龙标志的军车离开,捡了条命的赵辰才彻底松了口气。

赵辰因为磕头用力,额头都是血,这时才发现自己后背全湿透了。

陈东阳根本没把陆羽茶室发生的当回事,一个微不足道的人物而已。

倒是坐在车里看着眼前熟悉的街道和各处景色,十年没回来,还是那么熟悉。

陈东阳给林诗曼打了电话过去,告诉她自己晚些回去,刚回明华想四处看看。

“对了诗曼,你知道丁龙现在做什么吗?我想着下午去找他一趟。”陈东阳握着手机向另一边的林诗曼问着。

丁龙是陈东阳最好的兄弟,哪怕被所有人嗤笑当成窝囊废的时候,丁龙都是默默站在他这边的,算得上是陈东阳真心认可的好兄弟。

“丁龙啊,他好像要结婚了,今晚的婚宴。”林诗曼向陈东阳说着。

正准备离开的陈东阳又顺口问着:“这么巧今天结婚?想想也该到了结婚的年纪。

对了诗曼,女方是谁?我认识吗?”

林诗曼娇嗔了一声说着:“不清楚,你不在这些年,我跟他也没太多联系。就去几天还是听别人说他结婚的事情。

听说女方家境很不错,丁龙这次是入赘女方做上门女婿。”

说到这个敏感话题,林诗曼语气有些担心,毕竟他也是上门女婿,林诗曼怕伤他自尊。

陈东阳笑笑倒是没在意,只说了一句等我回来就挂断了电话。

“陈帅,您让查的丁龙已经查到了,今天婚礼在明华洲际酒店举行。”十分钟后,老虎坐在副驾驶向陈东阳汇报着。

“开车去明华洲际。”陈东阳说完话,倚靠在座位上闭上眼睛,坐在后排座如同一头闭目猛虎。

赵辰从茶社离开,也不敢多话说出陈东阳的身份。

林强强在给赵辰打电话的时候,只是随口应付两句也没怎么搭理。

陈东阳和老虎从洲际酒店大门前下车,早有服务生笑着迎上来。

“丁龙的婚宴在几楼?”陈东阳随口问着。

服务生被问的一愣:“今天婚宴一共三家,好像没有这个名字的。”

另一个服务生露出恍然的表情,向陈东阳说着:“先生,你说的丁龙婚宴在二楼多功能厅,就是钱小姐的那一家。”

陈东阳点头向前走,龙行虎步之间,气势厚重如同山岳。

身后两个服务生轻声嘀咕被陈东阳听到。

“那个男的叫丁龙啊,还真没注意他的名字呢。

不过话说回来那男的长得不错,怪不得钱大小姐会要这样的上门女婿。

只可惜啊,那个钱大小姐凶狠泼辣,也不知道那个男的受不受得了。”

“有这样的发财机会,难道你还做服务生啊?要是我我也去。这年头,吃软饭也得有人看得上。”

“就钱丽那个蠢胖的泼妇?给我再多钱也不去,估计会死在她手里都说不定。

你是不知道他们一家子,都是各个泼辣不讲理的。”

陈东阳听着身后服务生的嘀咕,向前的脚步没有停下。
自动售货机 http://www.wurenshouhuoji.com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