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健康

实名控诉举报杭州市东新街道杭氧社区书记翟燕青迫害残疾人致死

2020-03-23 17:51:02  来源:大河网   阅读:2

      楼主:实名举报专用 时间:2016-05-11 02:33:00 点击:419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阅读设置

      实名控诉举报杭州市东新街道杭氧社区书记翟燕青恶意导致残疾人死亡  相关链接:http://weibo.com/1149574340/profile?profile_ftype=1&is_all=1#_0  http://t.qq.com/shimingjub6300/mine  我叫陈月珍,今年76岁,有两个儿子,大儿子谢全东因为小时候受过伤,导致后来变成残疾人,是一级精残,生活不能自理,完全需要人照顾。而我从1994年以来作为他的监护人,一直在照顾他的日常生活至2015年,但因为自己从07年开始腰椎、胸椎多处骨折,颈椎严重受伤,多次住院,做过多次手术,但还是痛得躺不下去,坐不起来,并且自己也需要他人照顾,已经根本无力照顾谢全东。在此情况下,我作为残疾儿子的监护人,决定送他去杭州市残疾人托管中心,让他也能享受到党和国家给予残疾人的政策和福利,过上正常的有尊严的生活。在2014年9月25日我带着残疾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在小儿子和社区高伟同志的帮助下带他去医院做了各项体检,体检完全合格,并将体检表和申请表送到社区。  社区书记翟燕青没有按照正常的流程给我办理审批手续,反而扣押我儿子的体检表和申请表,千方百计刁难老年人,一次又一次的拖延,严重损害残疾人的利益。残疾人托管中心有明确的规定,体检报告要在体检后一个月内有效,超出了就要重新体检,而且我作为一个身体有多处骨折老年人,不仅不能顺利的送残疾人儿子去托管中心,反而还要一次一次拖着骨折的身体、花费大量精力和他们进行所谓的协商和争吵。这个时候的社区书记不仅丧失了基本的党性、原则和良知,不从有利于残疾人的角度考虑问题,反而损害残疾人的利益,刁难老年人,同时还丧失了作为正常人的分辨是非的常识能力,居然会把一个无法生活自理的残疾人交由一个80多岁的老年人谢宝林(我的前夫,早已离婚)去照顾,如果不是其大脑已经严重损坏到了不会思考的地步,就是他们之间有不可告人的以残疾人为筹码的内幕交易。直到2014年12月16日,在我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去社区把体检表和申请表抢回来。但因已过了时限,他们居然叫我这时候再去做体检,试想一下,在10月秋高气爽的日子没有送残疾人到托管中心去,反而到了寒冬腊月让我们再去做体检,且不说我自己身体是否能够承受,就是从残疾人的角度考虑,他的身体由于常年无法活动,本身就非常虚弱,又怎么能受得了来回奔波,同时有些检查还是需要脱掉衣服的,很容易受冻着凉、感冒发烧,这根本就是拿残疾人和老年人的生命在开玩笑,往死里整。  试问:这样没有党性、原则、良知并且大脑严重受损的人怎么能做社区书记,能为人民服务?  在拖到2015年3月25日,谢宝林把我的残疾人儿子接到他自己的住处之后,开始由他照顾谢全东,在这之后,我由于7月8日住院,在出院后我去看谢全东,看到他在炎热的夏天居然还穿着冬天穿的棉毛衫,头发长的把眼睛都盖住了,大腿上有多处褥疮。我看的眼泪根本止不住,流着泪给他剪了头发,叫谢宝林把他衣服换掉。9月份谢全东摔倒在地,多个牙齿摔坏,连饭也无法吃;还有一次他坐在残疾人用的便桶上连便桶一起跌倒,粪便都倒到地上、身上。我也多次打电话向社区反映,谢宝林根本没有能力照顾谢全东的日常生活,要求把他安置到残疾人托管中心去,高伟说,我与领导商量再说,但都毫无结果。直到今年1月12日,谢宝林来说他坐在便桶里出不来,让我小儿子去帮忙把他拉出来,结果过去一看,这个便桶上的座圈被拿掉,便桶被拿掉,底下放了一个塑料水桶,谢全东整个人坐在座便器的铁圈里,再陷到水桶里面,我的小儿子和谢宝林两个人费了好大劲都不能把他拉出来,在深夜11点多我打了110报警电话,在警察的帮助下,才将他从桶里拉出来,当时他腰部、臀部、大腿下侧多处被座便器的铁圈擦伤,皮破血流,身上还沾染了许多粪便。在谢宝林自己叙述中得知,是他叫谢全东直接坐在铁圈上,用手撑住。就是一个正常人在这种座便器上能用手撑住多久呢,何况还是一个残疾人,本身就力量不足,在他无法撑住时,谢宝林居然还骂他偷懒,不肯用力,任由他陷在塑料桶里两天两夜,实完全没办法了才来找我们帮忙,实在是毫无人性。一个普通人两天两夜不睡都要困死了,何况是一个残疾人,还陷在塑料桶里,动弹不得,本身就是双腿不能行走,在那种状态下更是血液无法流通,更会造成神经和肌肉的损伤和坏死。这种人哪里是在照顾残疾人,根本就是在虐待残疾人。在把谢全东拉出来后,他趴在床上就直接睡着了,谢宝林在用水给他擦身的同时都直接在给他擦伤口,根本不顾给他擦身后把身上的粪便都带到水里去了,细菌会感染伤口。  我随后多次和谢宝林说要他给谢全东去消炎、挂盐水、或者住院,谢宝林却说在给他用中药消炎,用云南白药给他包扎伤口。他不是医生,而中药却是他自己开的;云南白药杀菌的效果根本不够,他根本不听劝说;伤口感染需要保持干燥,他却在谢全东的床上垫上塑料纸,这哪里是给他治病,根本是在变本加厉的害他。从1月12日受伤到3月31日谢全东去世,他身上小小的皮外伤被谢宝林弄成了多处恐怖的比手掌还大的肌肉腐烂,甚至原本没有受伤的脚部和小腿也出现了多处溃烂,床单边上流下了斑斑血迹,实在惨不忍睹。试想一下,普通人腿上要是有一个小小的伤口就会痛的行走困难,而一个残疾人却在忍受着如此巨大的疼痛,还一直持续近3个月,他是生活在怎样的痛苦之中!!!我多次给社区高伟打电话,要他去和谢宝林说,让谢宝林给他去挂盐水或者住院,高伟也去说过,但谢宝林仍旧无动于衷,借口说住院没人照顾。到了医院病人怎么可能会没人照顾呢,再不行请个医生上家里来给他看病、换药也不至于到如此严重的地步。有一次我又打电话过去,是社区书记翟燕青接的电话,我一和她说这个事情,她就极不耐烦的说看病是你们家庭里的事情,我是要为整个社区居民服务的,不是为你个人服务的。一个社区书记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是既没有法律常识也没有党性和人民性的体现,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的重要讲话中强调:“党性和人民性从来都是一致的、统一的。”哪一个社区居民不是一个一个的个人,你要是不为个人服务,那一样用不着为社区居民服务了,因为每个社区居民都是个人。其次,当我送谢全东去残疾人托管中心时才是我家里的事,谢宝林早已不是我家里的人,他有权看望谢全东,但根本无权干涉我做的决定,我才是谢全东的监护人,而那时你却要多次上门来、拖延、协商,不给我办手续,导致谢全东不能进托管中心。现在谢全东在谢宝林处得不到应有的医治,已经不是我家的事情了,而是关系到残疾人的生命和健康,就是路人知道了都会伸出援手,而你却在该管的时候推脱责任,任由残疾人生活在痛苦之中,不仅享受不到党和国家对残疾人的福利和政策,甚至连基本的医疗条件都无法保证,导致被谢宝林活活折磨致死,你一样是导致谢全东死亡的凶手之一。  翟燕青,你没有党性、没有原则、没有良知、没有人性,在我们极度悲痛之时,还幸灾乐祸,指使流氓到我家门口大叫“火化了,火化了”,实在是恶毒之极。   你身为社区书记,不作为、不坚持原则,毫无党性,是对党的不忠;  你对社区老年人千方百计的刁难,不顾我身体有病,故意一次一次的拖延、刁难,是对老年人的不孝;  你对残疾人毫无怜悯之心,不从有利于残疾人的角度考虑问题,严重损害残疾人的利益,任由残疾人受到伤害而毫不关心,是对残疾人的不仁;  你在我要求你去劝谢宝林给谢全东看病、挂盐水、住院时,你找各种借口推脱,连最起码的通知一下都不愿意,是对社区居民的不义;  像你这种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之人,还有何脸面活在这个世上,你哪里还配做社区书记呢,更不配做一个人!  我们强烈要求政府部门对翟燕青恶意拖延、扣压残疾人体检表申请表导致残疾人死亡的事件调查清楚,并进行严肃处理,还死者一个公道,给生者一个安慰!  死者谢全东的母亲陈月珍   死者谢全东的弟弟谢全方 电话:13067833348  底下附图:  

     

     

      
    相关阅读:
    蔚深证券融资融券开户 http://www.peizi379.xyz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