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正文

是谁杀了你们

来源:网络 作者: 时间:2020-10-16

人生如戏,好的坏的一般的。而负责这出戏的,是我们人生的编剧,一流二流三流的。他们决定着这出戏的过程和结局,喜剧悲剧他们做主。

——题记

是不是消失,就再也不会见面?

我已经一个星期没有见过我的未婚夫了,他叫做夏朝文。在一个星期前,他忽而接到一个电话,然后便匆匆出去了。

可自那天之后,便再也没有出现在我的视线里面过。

我打了报警电话,警方说会帮我查探他的下落。可足足查探了一个礼拜,都没有查探到什么。

他就像是人间蒸发一样,从我的生命,我的世界彻底的消失。

这段时间,我自己也在找他,疯狂地打电话给他所有朋友,甚至每天堵在他公司。但是很可惜,他没有出现过。

他的公司也因为他这位总裁的消失而陷入一片僵局,那些人似乎比我更加着急,他们手里压了几个大项目,至今做不出决定。

今天我和往常一样,坐在他公司大堂,希望可以看见他满面春风的从外面进来。可是一直从早上等到晚上,他都没有回来。

一抹落红渐渐地压了下来,把本一片蓝白交织的天空描成了血的颜色。然而,那抹残红也开始褪色,慢慢转变成了暗黑。

我带着绝望的心情离开,走在路上看着天上的大星子不禁觉得胸口绞痛。每一颗星星,都是那么欢愉,无忧无虑的在天空戏耍。

我曾经也是那么欢愉,可是随着他的离开,我生命中的颜色也跟着抽离。五彩的斑驳不见了,成了白色,而白色渐渐又被玷污,成了黑色。

或许我太爱他了,爱成了一种习惯,习惯到不可以割舍。

记得大学时期,我是我们学校出名的美人,而他是所有人眼中的才子。才子佳人的爱情是那么自然,自然的就好像是四季的转换。

后来毕业他自己创立了公司,而我则留在家中负责照顾他的生活。我们一起这样渡过五年的时光,岁月流逝,我们的爱情还是那盛开的烟火,似乎永远不会冷却。

而就在一个月前,他忽而向我求婚:“林琳,嫁给我好吗?”

我接过他手中的玫瑰和戒指,也交托出自己的一生。我当时觉得我是这个世界上面最幸福的女人,我的爱情虽然平淡,可平淡中却有着流星的绚烂。

不同的是,流星绚烂一时,我盛开一世。

可我没有想到,就在我飞升到云端的时候,竟然会跌了下来——他不见了!

我并不是一个依靠男人生活的女人,只是我太爱他了。我对他的爱已经深入骨髓,无法从身体里抽离,他似乎是我的氧气,没有他我连呼吸都觉得奢望。

夏朝文你在哪里?我一次次地问着自己。

我带着对他的思念和一种对生活的绝望回到自己家中,而门一打开我就看见我的表姐站在门口,带着一脸的悲痛看着我。

这段时间一直是她陪伴我,我想没有她我可能已经崩溃了。

“怎么了?”我看着她问道。

她低了低头:“找到夏朝文了。”

她的表情让我有一种可怖的预感,我甚至不愿意听她接下来的话。而事实是,她什么都没说,有人代替她说。

代替她说话的是几个警察,穿着制服坐在我家的沙发上面,他们似乎是在等我。

见我回来,其中一个走到我面前,看着我说道:“林小姐,我们找到夏先生了,本来想在电话里面通知你,可是你手机却显示关机。”

应该是手机没电了,我想,这段时间我一直处于一种半奔溃状态,所以对于手机有没有电一点儿也不在意。

见他们说找到了夏朝文,我心中忽而升腾起一股不好的预感。我了解夏朝文,他是绝不会做对不起我的事情。所以,如果找到他,但是没有把他带回来,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我不敢想下去。

那个看着我的警察,见我没有说话不禁再次开口,表情中有太多的遗憾:“林小姐,节哀。夏先生已经……”

不用他说完,一个聪明女人知道他的意思。我听完就浑身无力,倒在了地上。在我闭眼前,最后听到的话是一个警察说的:快叫救护车。

不用质疑我的反应,这就是心有灵犀,我们生活在一起七年了,他有什么事情我必然可以感受出来。

可是即便感受出来了,当你真的知道时也会崩溃。

在医院里,我看着花白的墙壁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我的表姐就坐在我病床的旁边,一脸心疼:“林琳……”

“朝文现在在哪里……”

她没有回答我,只是低下了头,小声抽泣。

我看着她低下去的头,继续说道:“你放心,我会坚强的,我只是想见他最后一面。”

“还是不要了。”这句话几乎是下意识反应出来的,没有经过思考的拒绝。

“为什么?”我问道。

“因为……因为他死的太惨了!”

表姐告诉我夏朝文是怎么被发现的,也告诉我他现在的样子,我听了只觉得这个世界的空气都被抽走了,五脏六腑一阵阵地痛,尤其是我的肺——那是失去空气之后的窒息感。

她告诉我,夏朝文是今天早上被一个清洁工发现的。发现他的地点是一个小区的垃圾堆,那个垃圾堆一般都是一个月被清理一次。

那名清洁工在清扫时看见一个黑色塑料袋,他好奇那里面到底放了什么,于是便把它给打开来。

可打开以后,他就被吓得几欲晕倒——他在里面看到了一具尸体,或者说是一堆尸体!

那是夏朝文,他被人碎尸!

之后警方赶到,花了足足一个小时才把尸体给拼凑好。凶手实在残忍,尸体碎的不成样子,几乎就是一摊烂肉。

内脏因为被放置在垃圾堆太久,所以已经起蛆发臭。而脸部更是抽象,一些肉掉了下来,另外一些还在,可是已经腐烂。

眼睛失去神采,变成了一抹死白,甚至在法医不小心触碰之后直接爆开,射出了红的黄的液体!

我听完再一次昏过去。

你的丧礼,我的葬礼

三天之后,我强行要求医生让我出院,只为帮他操办丧礼。

丧礼布置的好像婚礼,因为他说过结婚的时候一定要铺满白色的百合。除了大堂是优雅的白,就连他的棺材里面也被挤满了白百合。

因为他的尸体破碎的实在太严重,所以尸体只有一个头是露在外面的,其余部分全部被百合花给盖住了。

优雅的白,如今却成了幽冷的白。

我站在大堂,捧着他的遗像,穿了一件黑色打底的旗袍。因为他说过喜欢我穿旗袍,我们结婚就要我穿旗袍,于是我特意穿了旗袍。

我把丧礼当成了我和他的婚礼。

我捧着遗像,以他未亡人的身份向来宾鞠躬,所有人的脸上都写满了同情——对于我的同情,他们同情我在结婚前夕失去了自己的丈夫。

对此,我没有任何想法,我的心已经死了,在得知夏朝文死去的那一刻就已经死了。

我在旗袍上面刺绣了彼岸花,两朵纠缠。这是来自地狱的花,因为我的灵魂也在那一刻进入了地狱。

丧礼结束之后,我觉得很累,一个人呆呆地坐在大堂,看着离去的客人。因为我身体实在不适,所以没有办法送夏朝文上山。

我知道他不会怪我,而且这个时候我只想一个人安静待会,不愿意看他的尸体被掩埋。我怕在他尸体下土的一瞬间我会发疯的扑过去,不许别人掩埋棺材。

就在我闭目养神之际,一双手忽而伸到我的面前,那双手握着一杯牛奶,我顺着那双手看上去,是一张英俊的脸。

那是夏朝文的合作伙伴,叫做刘默。

“嫂子今天一天什么都没吃,喝了这杯牛奶吧。”

“谢谢。”我接了过来,却没有想喝的打算。

他对着我礼貌一笑,然后便坐在我的身边,看着我继续说道:“嫂子不要太悲伤了,我和朝文是好兄弟,我会照顾嫂子以后的生活的。”

“谢谢。”此刻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说谢谢来表达我的感情。

他见我不想多言,于是也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坐着。临走的时候,他对我说道:“上次朝文和我去打高尔夫球,把球袋留在我家,嫂子有空可以来取。”

我点点头,目送他离开。关于这点我是知道的,只是最近太忙所以忘了。他提醒我,是希望我把球袋带走,好用来纪念。

他刚刚走出去,我表姐就进来了。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把我扶起来。

因为我最近情绪不佳,所以我表姐开车。在车上她对我说道:“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吧,你最近都瘦了不少。”

“恩。”我应道,之后我们便不再说话。

回到家中,我直接倒在床上,闻着朝文的味道入睡。在梦中我梦到了之前的点点滴滴,那些快乐的记忆如电影画面一般重现。

我们在一起这些年,从来没有吵过架,可我们的爱情却也没有在平淡之中被磨灭掉,依然很恩爱,让旁人羡慕不已。

我曾经是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可这一刻我多么希望这个世界上面有鬼呀。我多么希望我的朝文会变成鬼回来找我。我爱他,不管他是人是鬼我都爱。

是人,我和他白首偕老,是鬼,哪怕要我和他殉情我也心甘情愿。可是这个世界有鬼吗?我死了,真的可以到他的身边吗?

第二天很早我就醒来了,那个时候还不足五点,星星都没有回家,外面依旧漆黑。

醒来我便再也睡不着,但也不觉得精神,只觉得浑身无力。坐在床头,我摸出朝文留在家中的烟,给自己点了一根。

很呛,入肺的时候就好像进了水。

一直熬到早上八点,我起床去了刘默家中。他好像是特意等我一样,竟然在家。我看着他抱歉地说:“不好意思,耽误你上班了。”

“没事,只是最近情绪也不是很好,所以在家中休息一段时间。”或许是真的,因为他和朝文关系很好。又或许是假的,因为知道我今天一定会来。

我进来之后,他请我坐下,也给我倒了茶。是我最爱的英国红茶,一种高贵的红,安静的躺在杯子里,没有茶叶的渣,因为是茶包泡的。

我喝了一口,这本是我最爱的茶,可如今却食之无味。

“朝文已经不在了,嫂子你以后打算怎么办?”他问我。

我低下头说道:“不知道。”我的确不知道,因为夏朝文死后,我觉得我的世界也顷灭了。自己的世界都顷灭了,又怎么可能知道要做什么?

“人死不能复生,以后的生活我们活人还是要继续。何况朝文在天之灵也不希望看见嫂子这么悲伤,嫂子一定要保重自己的身体。”他看着我说道。

我点点头,然后道谢。

带着高尔夫球回去的时候,他亲自送我。可能是实在不放心我吧。现在的我,像极了一个活鬼,谁知道我会不会把自己变成真的鬼?

“我以后有空都会来看嫂子的。”他说道。

谢谢你出现在我的生命

我本以为那只是一句客套话,却不想是真的。自那次之后,他总是会出现在我身边,开导我,安慰我。

有时候还会带我出去走走。

自此,他成为我现今生命中除了表姐之外最重要的人。

“明天会有流星雨,你愿意和我去看流星雨吗?”他看着我说道。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或许我觉得和他去看流星雨是很奇怪的事情,但是又实在不好拒绝,也或许我不愿拒绝。

人心这种东西,谁说的清楚?就算自己,有时候也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也不了解自己到底是怎样一个人,不是吗?

最终我还是答应了,只因了那句流星是灵魂对于这个世界的眷念,我就去了。

晚上,他开着车把我载到了山顶,我们两个坐在顶端等待着,等待着流星擦破安详的天空。

等了大约十分钟,第一颗流星出现了,很快,几乎是匆匆忙忙地来,转瞬即逝地走。我遥望天空,抬起了自己的指尖。

如果流星真的是死去的人对于这个世界的眷念,那么这么多的流星,哪一颗是我的朝文?

接着,流星成了雨,一点一滴地坠落在这个世界上。整个天空忽而辉煌热闹起来,可辉煌热闹过后,又渐渐冷淡下来。

多像我的人生,多像我的爱情呀。

“你有没有对流星许愿?”刘默忽而说道:“对流星许愿据说可以成真。”

“有啊。”我说:“我希望可以见到朝文。”

“其实……朝文过世已经很久了。”他看着我说道。

我扭过头,看着他说:“是吗?好像是三个月?”并不是我没心没肺,只是这段时间我活得好像一个死人,一个不知道世界,不知道时间的死人。

“你有没有想过重新开始一段爱情?”他说:“如果你想,我可以代替朝文。对不起,或许这样说很失礼,也或许我根本不可能代替朝文。但是我想说,我喜欢你,从我见到你的第一眼就喜欢你。我希望余生可以让我照顾你!”

我忽而怔住了,一时之间不知道作何反应。他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半天之后他开口说:“对不起,我刚才说错话了,我们回去吧。”

“恩。”

在车上的时候我想了很多,看着外面飞驶的风景,看着那张牙舞爪的树叶,看着那失去流星的天空,看着那和以前一样的星星……

同时,我也在思考,我是不是要答应这个男人?其实人非草木不可能没有感情,他这段时间对我很好,我已经有了几分动心。

但是我不知道我这种动心到底是什么样的动心?是一个失去所有,置身黑暗的女人忽而抓住一点光的动心,还是一个女人对于爱情真真正正的动心?

我不知道。

送我回到家门口的时候,他看着我说道:“对不起,我以后可能会很忙,所以……”

人都是这样,在被拒绝之后就不会再前仆后继了。看着他转身离开的背影,我忽而说道:“你……下次可不可以再和我一起去看流星雨?或者有空我们一起去山顶放烟火,好吗?”

他停住了,因为我这是一种委婉的答应,他不可能不知道我的意思。虽然我刚才一直没想清楚我到底是哪种动心,可我还是开口了。我不愿意失去他。

“好。”他说。

睡在床上,我仔细地回想了这三个月。也许我对于刘默是有爱情的,不管是对于漆黑中那一丝光的迷恋,还是在最脆弱时他给我的怀抱,我对他都是有爱情的。

他让我死去的心一点一点地活过来。我本以为,我的天使已经陨落,我的世界也再不会有光明。可是他的出现却让我潜意识觉得,或许我的天使还在,我那损毁的世界正在自己修复。

临睡前我不自觉地发了一条短信给他:我爱你,谢谢你陪我这段时间,也希望你陪我走完以后的路!

不是我绝情,只是一个女人实在需要爱情,所以我沦陷了。

他的信息很快就回复了过来:我会陪你看一辈子流星的,晚安,我的宝贝。

我带着久违的幸福入睡。

之后,我们就真的走到了一起。因为走到一起,所以我搬离了现在的家,住进了他的家中。我表姐见我好转,不禁也觉得高兴:“太好了,我还担心你会出什么事。现在有一个人可以好好照顾你,我真的很开心。”

“谢谢表姐,这段时间都是你照顾我,我很感激你。”

“傻瓜,我是你表姐呀。”她说。

之后我和刘默在一起一年,这一年里,我那死去的灵魂渐渐复活。我不再觉得这个世界是那么冰冷,我开始渐渐感受到了这个世界的温暖。

而一年的相处,也让他决定和我结婚。

那是一个晚上,没有任何征兆,他只是骗我说要带我上山,带我看流星雨。我欣然答应,可到了山上才发现,根本没有流星雨,有的只是盛开在天上的烟火。

万紫千红,把整个世界照的无比明亮。


水性清漆墙漆 http://www.chenyang.com/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