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正文

唐记臭干

来源:网络 作者: 时间:2020-11-20

  我叫陈初七,那年十九岁,结束了高三的噩梦,我进入了大学。那是周总理的故乡,一片神奇的土地。长途汽车开了四个多小时,长江大桥让我惊愕,那是我第一次离开家。    大学生活就这么开始了,简单,却也欣喜,舍友们基本是来自不同的地方,除了听课就是宿舍,两点一线的生活很平淡,却也很无聊。学校南门口坐车可以直达市区,市区有条街上很热闹,你走进去,闻闻香味就知道,这家卖的什么,那家卖的什么,有烤羊肉串,牛杂粉丝汤,米线,烧烤,整条街云里雾里,就怕自己钱带少了。那些吃的也都很便宜。学生族也能负担的起。我最喜欢吃的就是那家“唐记臭干”,五快钱一大碗,它有店主的秘方,据说是祖上留下来的,已经很很长的历史,店铺很小,仅够五六个人坐的,可是排队的人排到了街上,酱汁上还有星星点点的芝麻撒在上面。每次休息天,我就会去吃上一份,即使现在很多年没去了,也甚是想念。    唐记臭干,是“二马”介绍我吃的。二马,家里排行老二,所以大家叫他二马,认识二马也是机缘巧合。乐园街是专卖服饰的,里面有家牛仔店,汉弗莱牛仔裤,我喜欢,当时是一百多一条,我不想问家里要,就决定自己赚。那天,我看到街上在招“小蜜蜂。”小蜜蜂就是发传单,帮婚纱摄影店发传单,如果你发的传单,让顾客去店里消费了,那么按人头算,一个顾客就能拿到十元,也就是一天拉到四个就有四十元,这样,如果连续两个周末都发传单,我就可以买到那条汉弗莱的黑色牛仔裤了。我就站在街上,十一月份的天很凉,风很大,空气里都是好吃的味道。    二马出现了,二马也在发传单,他说他是附近师范学院的学生,他学画画。出来发传单只是为了体验下人生。周末的大街上到处都是学生,空气里洋溢着青春的气息。也许是在大学城附近的原因吧,到处都是小吃摊,挤满了人,发完传单,中午很快就到了,二马说介绍我去一家小吃店,是百年老字号,价格也公道。走过集集小镇,在烟雾缭绕的师专路,到了唐记臭干,五块钱,一大碗,圆形的纸盒盛着,我一下子就吃完了。老板是个丰腴的胖大哥,勾着兰花指,也是店里一大特色。店里墙上挂着明星的照片合影。店家说有几个歌星在每年淮阳美食节都会去他家吃臭干。我还记得当时喝的是避风塘奶茶,如今在家乡的街上却再也找不到,到处都是COCO。    有天中午,二马叫我去他们学校食堂吃饭,门帘是珠子的那种,十块钱点了好多菜,两个人都吃不光,餐桌是彩色的。那天是坐他的单车去的。他说他在减肥,所以骑车可以起到很好的效果,当然如果后面载个人,效果就更好了。我记得那天我穿一件蓝色的长T恤,有黑色皮带的那种,那是妈妈送我报道前去小商品市场买的。大学以前基本都是随便穿穿,有亲戚家给的衣服,或者是大甩卖时候买的,所以即使现在工作了,有工资了,对于穿着,也只是舒服就好,很少会去讲究品牌或者搭配。    二马说我是第一个坐他单车的人。    如今几年过去,不知道唐记臭干还在不在,那条小吃街上还是否是烟雾缭绕的样子,真想有机会再去一次,再吃一次。    离家门口不远处,有个外地女人摆的摊,卖炸肉串的,每天下班经过会让她炸五块钱臭豆腐,用竹签串起来,她总是问我要甜的还是辣的。如果是读书时,我肯定会说是辣的,可是现在我却说甜的,换了个地方,连口味也在变。    因为年少所以错过,因为年少所以青春。很羡慕那些背着双肩包的女孩子,她们还在人生最美的时间段里,那个白色的象牙塔里,不求富足,但求心安的过着,她们还在排着队点她们爱吃的小吃,坐在单车上快乐的肆无忌惮的笑着。  


六安租房信息 https://la.c21.com.cn/

【责任编辑:admin】